科技发展网 - 中国现代科技信息网
当前位置: 科技发展网 -> 新闻

她是浦东机场停机坪上的唯一女性每年安全护送千架次

时间:2019-08-08 10:28  |  责任编辑:肖鸥  |  来源: 东方网  |  关键词:机场,女性,安全

摄影贡俊祺

据《劳动报》报道,在硕大的浦东机场3号停机坪上,你只能找到一个男厕所,而同样在这个范围里,你甚至找不到一名女性。因为职业的原因,停机坪仿佛就是一个男性世界,从行李搬运员,到机坪巡逻,再到飞机安保,以及机务,这一切似乎都应该,且只能属于男性。

然而,一名女性身影的出现打破了这样的常规。她,就是在行业内占比仅1%,被称为“大熊猫”级别的岗位——女机务。从2017年7月开始,这个1米67身高,扎着马尾的女生,施瑶,犹如新鲜事物一般,从这群“男人的世界”里脱颖而出。无论刮风下雨,还是酷暑严寒,她都和身边的男机务一样,从不缺席。

昨天,记者跟随着施瑶一起,走进了人们眼中属于“男性世界”的机务员群体。在她和同事们的细心呵护下,每年约有千架次飞机平安起降。在这个行业内,女性发挥着她们自身的优势,用过硬的技术证明着这样一句话:“我们,不需要被特别照顾。”

英姿飒爽的女机务

上午9点刚过,浦东机场3号停机坪上,一架飞机缓缓降落、滑行。伴随着滚滚热浪,阳光直接照射在地面上。女机务施瑶站在飞机前方,挥舞着手中的红色荧光指挥棒,英姿飒爽。在接下去的一个半小时内,她将按照工作卡上的要求,对这架飞机进行过站检修,检查项目达到80项。

在机舱里,施瑶打开了一个约一人宽的“小门”,从这里10格垂直的楼梯往下爬,就是她即将工作的场所——电子舱。她要完成的就是飞机在通讯、导航等方面的电子维修。用施瑶的话来说,这些就好像是飞机的眼睛,有了清晰的视野,它们才能知道往哪儿飞。

因为断电操作,舱内闷热不已,一名同事帮忙打着手电筒,施瑶就直接席地而坐,“卡”在中间,5分钟不到,汗直接从脸上滴了下来。作为一名航线机务员,施瑶和同事们承担的是飞机的例行维修,其中包括过站和航后两种,前者要求快速,后者因为内容涉及近200项,基本都放在夜间操作,日夜颠倒成了常态。

机务,通俗而言就是修飞机,可简简单单三个字的背后,是人们根本无法想象的辛苦。尤其是女性,更是难上加难。很多时候,我们只看到一个穿着制服的机务绕着飞机在走,却不知道,这就是“外行看热闹,内行看门道”。

感受修飞机的乐趣

不知是不是受了从事机械工作的父亲影响,1994年出生的施瑶打小就酷爱各种电子和机械类物品。在高考的时候,她毫不犹豫地就选择了中国民用航空飞行学院。尽管也曾听说这是个属于“男人的世界”,但直到进入大学机械专业班级后,她才深深感受到了这一点:40多个同学里只有2个女生,而放眼整个学校,女孩子的身影更是屈指可数。

不过,这并没有影响施瑶对飞机的热爱,甚至,在一群男同学的队伍里,她更加感受到女生在与飞机维修打交道时的那种不一样的乐趣。那时,即便只是在课上摸一摸模拟飞机,看一看人工机舱,她依然乐不思蜀。

四年苦读,施瑶大学毕业。两年前,也是这样一个酷暑,她被金鹏航空录用,成为了一名女机务,至此,一名女生的身影出现在了浦东机场硕大的停机坪上。

怀揣着一股子干劲,女机务施瑶踏上了停机坪一线工作岗位。为了能让她尽快熟悉业务,了解不同型号飞机的维修技术,公司给她安排了一位带教老师。同样都是90后,师傅的资历却比她要老,但“老”师傅却不敢给这个女学生派任务。因为在这个行业里,女机务员实在是太少了,大家心里都没底,都有这样一种顾虑:让女生来修飞机?行吗?

你们真的不要照顾我

师傅和其他男性机务同事的“保持距离”让施瑶感觉到了自己被“区别对待”。因为每次要开始维护修理时,师傅总会对她说“要不算了吧,这个太难了,你就别弄了。”或者就是“这活太脏太累了,你还是去弄一下那个吧。”

其实,并不是同事们故意为之,男同胞也是出于好意,更是心疼。因为机务整天要和各种电线、插座、操控钮,甚至是航空机油打交道,脏累不言而喻。加上还要白班、夜班轮流交替,这种苦有时候连男生都有些扛不住。

可施瑶不愿意,她找到师傅,主动请缨,“师傅,你们真的不要特别照顾我,我可以的,你带着我,让我试试”。

慢慢的,施瑶能在5000多个工具中熟练地报出自己维护机型所需的几十种;她也能和男生一样,在飞机停稳后,左右手各拎着十来斤重的轮挡快速完成定位;钻进没有空调的机械仓里,任由汗水从脸颊上流下,依然专心致志地完成电子线路的检修;在大雨滂沱的停机坪上,穿着被机油滴落的工作服,连着几个小时完成检修工作。

慢慢的,师傅将越来越多的活交到了施瑶的手中。周围的师兄弟们甚至都快忘了,原来,和他们一起进出机舱的还有一个姑娘。大家已经习惯了,身边有这样一个工作细致的小师妹,大家都放心了,项目交给她没问题。

如今,施瑶正在准备10月份的考试,向民航局颁发的维修人员基础执照冲刺。作为公司的第一批航线女机务,她越来越有信心,自己能在这1%的数字中站稳一席之地。“总有一天,我也能在FLB(飞行记录本)上签下自己的名字,亲手放行我检修的飞机。”施瑶说。